<blockquote id="0cfsp"><wbr id="0cfsp"></wbr></blockquote>
<var id="0cfsp"><track id="0cfsp"></track></var>
  • <blockquote id="0cfsp"><track id="0cfsp"></track></blockquote>
    <i id="0cfsp"><bdo id="0cfsp"></bdo></i>

    <b id="0cfsp"><track id="0cfsp"></track></b>

  • <source id="0cfsp"></source>
    當前位置:西部之聲>美文美聲>雜文薈萃

    太白在上(陜西 徐斌會)

    編輯:王亞恒 來源:寶雞日報 發布時間:2023年08月16日
    字體: 默認 分享到:

      一
      太白在上。上品是善良。
      在這里,沒有什么是不被善待的,像溪澗的流淌,它不單單是流淌,常常夾雜著空氣里的土腥味,和石頭的方言。捆綁著擱淺的蛙鳴,捆綁著帶孕溯游的細鱗鮭,也捆綁著搖擺不定的水草,讓小花小草,洗劫一座座山的富有。說不定哪個泉、哪個根下就是它們的家。
      在村莊的岸腳,在泥巴和犁鏵之間,在河流去的方向,辭退了一季一季的喟嘆,一年一年的等待,常常用一聲雷鳴復活,填補大地的空白。
      不用抒情,那些峭壁,那些樹,那些藤,就知道你來了。讓風來迎接你,讓一條溪水為你指引。不懼怕寒冷的阡陌,也不在意裸奔,更不限于黑夜和白晝。
      它知道你的迷茫,給你足夠的高遠和遼闊;它知道你的悲傷,讓你讀懂它滿身的歲月;它知道你的彷徨,會讓一條小徑扶著你,去約會星星和云朵。
      捧著一溪溪泉水,讓薄薄的樹葉,在石頭上發芽。
      二
      在這里,你可以做自己的王。
      潮聲是滾動的鎧甲,天是倒掛的水,是直立的頭人。
      冬還未走,春還沒有來,山溝里的山萸花,山坡上的山桃花,梁頂的杜鵑就次第開放了。蠢蠢欲動得讓土地有了相思,就黃袍加身,就穿起了嫁衣,從《詩經》起身,翻越唐、宋的光陰,讓“嗒嗒”作響的馬蹄聲與迎送過的歡喜或悲切,不因寒冷而卻步。做自己的王,除了紅,還想埋伏十萬個春。
      苔上石綠,似馬蹄濺落的回聲,制造等待也制造懸念,風一程,雨一程,走走停停,和青石板由遠親成至親,在石縫里舔自己的傷口。你永遠無法想象,它負載不起的綠風細雨,并非由于缺氧,而是驚悚成莫測的深淵,把日子,還給日子,把自己,還給自己。只為傾倒一腔奔騰的號角。
      開花、結果、散籽,每一株,都有自己的性屬,尊嚴。
      在上高爬低中,有時候比鳥兒站得還高,有時候比我蹲得更低,從未嫌棄泥土的貧瘠。
      三
      太白在上,家園在上。
      不說最高,也不說巍峨。卻已有了屹立八百里秦川的高度。撫慰著我們的祖祖輩輩,護佑著我們的世世代代。
      它到底有多少條峽谷,又有多少條通往峽谷的小徑,誰又能說得清呢。
      讓這些無人認領的山谷、小徑,就像天空遞給大地的止痛藥,接受信仰,也接受上天的照耀。
      讓我們的家就安在一條一條的山谷,用一條一條的小徑連接著,就有了我們的村落、族群,肩扛背馱著看不見的遠方,懷抱星辰,不為苦所難,拒絕回頭,不向現實妥協,成為另一個高度。
      胸懷天下的悲憫,牽著一步一步的光陰,被攀登的人們把前世念成今生。
      常常睡在一枚枚樹葉里,藏著星子和夜。背起一座山,放下一座山,領著鼓噪的思緒,向樹木請辭。歸來,喂養著數里見方的孤獨;離去,畫出一道道生門;出發,不帶走任何軀體。像一個個薄若影子的少年,用微笑,維系著不悲不喜的四季。敲開一扇扇門,卸下一個一個地名,把一個個人雕琢成石頭,敢與遠山對峙。
      四
      太白在上,詩歌在上。
      提起太白,就想起了詩仙李白的《蜀道難》、詩魔白居易的《長恨歌》、詩佛王維的《輞川圖》,想到山水田園詩派。面對太白,詩人們揮筆豪放,書寫雄渾或淡雅,留下千古絕唱。
      讓山,超過了山,成為天空。一寸一寸抬起了頭,托起了云,托起了我,托起了和我一樣本分的父老鄉親。與它為鄰、為先,眺望。就是一種照耀。
      可與仙手談,也可摘云海,云起處,有過雨聲,歸隱的草木,告知風,雨燕曾在我黑發里筑巢。
      成了我們的仰望。但是它又無須仰望,它就是新的。在時間的序章里,樸素而虔誠,就像那些帶色彩的事物,一年一年地來了,走了。
      遵從時令的安排,在低丘上種上鳥鳴,蟬聲,撕破林間的寂靜;在高處種上風,也種上山外之山,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高度。一遍遍復習著方言,追溯一地的鄉事,尋覓草木音律,迎合著動物們的唇語,從石頭的裂紋上細數雨水路過的足跡。
      五
      太白在上,山高人為峰。
      寫下的祈愿,寫下的安康;寫下天地神明,寫下鴿子的哨音;寫下一座座山林、一枚枚松針織就的錦繡,恣意生長的野花野草,四處歡躍的鳥雀,在時間里取暖。還有萬丈的蒼勁,地造的根須與早起的日光一起亮麗,還有沿途不斷涌入的種子,怯怯地望著,青翠在一池碧水前看見。大熊貓、金絲猴常常和我結伴,羚牛時不時地就走進了我的院子,朱鹮時不時地就在家門前的河邊落腳,細鱗鮭也常常在我腳面游弋。
      山頂,樹木在紫色里縈縈繞繞,霧嵐與青石相互借道;腳下,紅紅的火焰,正燃燒著春天。遍地的蝴蝶,感知著你的溫度應該邁動腿腳,還是永遠駐足。
      只為看清你在群山中隆起的峰乳,探視峰頂那皚皚的白雪,那最深的溝壑處,就是我的家園。
      我,就是太白。
      六
      太白在上,神話活在耳邊。
      一次次借著光,洗卻我的憂傷。
      讓我寫它的水,寫過它的石頭,寫過它的云海,它的風,它的雨,甚至試著走進它,但我面對它的時候,始終是一種仰望。
      就像這里的山岡和樹林,到底睡了多少我的親人,讓白天還是晚上,都小心翼翼地走著,一個一個的村莊,就像一張發票的存根,可以查出我們的來龍去脈。
      是從這里走出的,走進的人們,需要一個家,是那么多的未知需要我們去探知。是河水的柔軟,石頭的棱角,動植物們在風雨雷電的日子里,都沒有忘記的使命,認真地活著,我們也認真地活著。
      所有的氣流、所有的音律、所有的高歌,給了闊綽與騰躍,給了伴著云朵的奔涌在太白之上。

    ?????????????????? 西部之聲圖庫? 攝影:陳宏偉

    上一篇:重回漫川(陜西 李亞軍) [2023-07-25]

    下一篇:文學是我對故鄉的依戀(作者 兩木金) [2023-08-16]

    国产高清色区精品_亚洲中文字幕乱码在线电影_五月天 亚洲色图在线视频_午夜三级中文在线观看_99爱国产精品免费视频